新闻动态

跨界者吴太兵:用哲学思考和复盘他的互联网世界

2018-01-18 13:49:45

       当被问起平时有哪些爱好时,万兴科技创始人吴太兵坦然自己的爱好其实并不多,如果真有爱好可能就是喜欢思考、琢磨,然后工作。这位技术出身的创始人,对星座也有自己的独特见解,他认为天蝎座的人很细腻,对事情追求极度的完美,对很多东西都希望能够充分地控制,所以他很容易睡不好觉。吴太兵平常会看一些哲学和历史上的书,关于科技方面,他很风趣地对子超说,他天天都在看科技的,看多了,最后全看你们的文章去了,最后就没有我们自己的想法了。

       初见万兴科技的创始人吴太兵,稳重的气场中有一种很亲和的感觉。在金融街的咖啡馆里,我们聊了很多关于他对互联网的理解和他的创业故事,以及万兴科技随后将登录A股的一些事情。吴太兵调侃自己是程序员出身,最初创业的第一款产品代码就是他自己写的。从一名程序员,然后到最近一两年天天在金融街搞金融,毫无疑问,吴太兵是一个强悍的跨界者。此外,吴太兵还喜欢从哲学的角度考虑互联网和创业的问题。他坦言,这样的方式和角度会让自己更加全面,也更加跨界地去思考问题。目前,万兴已经登陆A股,而这一切都离不开吴太兵在IPO道路上8年的坚持。那么,到底是什么造就了他身上独特的跨界气质,又是什么支撑着万兴一步步走向上市之路呢?下面让我们来看看他的互联网世界都有哪些思考和复盘。

万兴科技董事长吴太兵

       创业复盘

       吴太兵应该是属于中国第一代做互联网的那批人。不论是做网络存储,还是做网络硬盘,他都极有远见。2000年左右,互联网经济泡沫开始呈现破灭之势,吴太兵清醒地发现,当时的互联网,对创业者特别是南派的创业者来讲太不靠谱了,所以吴太兵暗自考虑,既然互联网不挣钱,那么就做点挣钱的事吧。由于他自己本身也是程序员出身,因为接触了互联网,所以知道其实可以通过互联网把虚拟化的产品、没有实体化的产品直接放在网上售卖,通过软件开发和销售进行盈利。

       从0到1

       那么第一款产品是怎么诞生的呢?这其实与吴太兵拥有的第一部数码相机有关。1999年的时候,数码相机的功能还不像现在这么完善,照片可以在自己的电脑上看,但是很难传到其他设备上进行观看。当时的吴太兵很想把自己拍的照片传给朋友和家人欣赏,但无奈没有合适的方式进行分享,尤其是对于家里没有电脑的老人来说更是难上加难。那怎么办呢?他突然想到可以把照片刻录在VCD上,但是目前市场上并没有成熟的VCD刻录软件,这种操作其实是很难实现的。出身于程序员的吴太兵想了想,索性自己写代码开发出了一款VCD刻录软件。当时这款软件开发完毕后,他觉得既然他有这个需求,别人一定也有,因此就把这款产品放到了海外的网站上供大家下载,基本功能免费,高级功能收费。也正是通过这样的契机和方式,吴太兵推出了他的第一款产品。

       这款软件在海外网站上线第一天,就卖了几十单,虽然也只有几十个客户,一单也只有三到四美金,但这对于当时的吴太兵来说还是很可观的,一天几百美金,相当于几千元人民币的收入。这款产品第一年就卖了一百多万,于是吴太兵第一年就在深圳买了房子。软件的成功让吴太兵不禁陷入深思。其实在互联网经济泡沫破灭以后,吴太兵一直想做一些务实的东西,而且他也有能力把产品从无到有,既然做成了一款产品,那么还可以做成很多产品,并且自己可以肩负从研发到客服的一系列工作。所以2003年,吴太兵开启了自己的创业生涯,万兴也逐渐从两、三个人变成了现在的五六百人,而且还是一支国际化、作战能力极强的团队。

       海外策略

       吴太兵强调海外是个大概念,一般都认为出了国门就是海外,但其实出了国门之后,欧美、日本、巴西、印度、南非每个国家的经济水平都不一样。之前万兴的海外阵地主要是在美国,但是之后随着业务的拓展,吴太兵开始把目光放到了全球各地。现在万兴几乎所有的产品,都有八到十六种语言的版本。公司目前五六百号员工,光是海归或者海外生活过的就有一百多人。吴太兵当年做的第一件事情,就是对不同产品所支持语言版本的扩充,到现在万兴的公司已经开到了温哥华、日本、台湾,甚至更多的地方。

       吴太兵做的另一个方面的事情,就是对产品品类的扩充,在不同国家,人们对产品的需求也是不一样的,所以产品要注意差异性。像在日本,日本每年圣诞节都有一个做贺卡的习惯,但在中国几乎没有这个习惯,万兴做了一个与时俱进的时尚贺卡的模板,可以把照片放上去,用打印机就可以打印出来。这种贺卡每年在日本寄得热火朝天,但中国人就没有这个需求。所以万兴会根据不同国家的需求,进行不同的产品研发并展开不同市场策略。

       跨端蓝海

       吴太兵最初认为,万兴在海外很少能遇到竞争对手,是由于其在营销的创新和线下渠道的突破。通过在线的方式卖产品,极大地减少了中间成本,交易和服务也变得十分便捷。但随后他发现不仅仅在营销方面,其丰富的产品品类也是万兴可以迅速占领海外市场的原因。尤其是万兴所有的产品都有个共性,那就是解决了跨端的问题。以前是互联网,都是PC互联网,之后移动互联网兴起,直到现在物联网的火热,其实每一个网最终都是互联网,只是连接的终端方式发生了变化。而万兴的产品,让用户可以轻松跨端使用,极大地满足了用户的需求,节省了用户的使用成本

       万兴通过全球化的人才布局和在中国的成本优势,逐渐形成了自己真正独树一帜的全球化商业模式。不管从产品属性还是从营销的方式,竞争对手都在模仿万兴,有很多产品跟他们很类似,比如视频编辑类的产品和PDF产品,只是竞争对手过去的确不太重视营销,而且也会有新的同行竞争加入。吴太兵表示万兴目前正在把营销的创新和产品的创新结合起来,利用全球的资源整合能力,开展全球化的商业模式,站在这个角度的万兴其实是独一无二的。营销方面万兴更超前一些,而且在全球化的人力布局上,也会进一步让产品具备更强大的生命力,团队也更具有协同化作战的能力。

       深度思考

       吴太兵总结认为,软件其实只分为三类:第一类就是免费软件,这个其实在中国非常多;第二类软件是付费软件,这在过去的欧美是非常普遍的;第三类软件叫服务软件,就是Saas软件即服务。软件的最上层的是服务软件,最中间的是付费软件,最底层的是免费软件,其实还有一种最最底层的软件,叫盗版软件。这个世界的主体世界是付费软件,微软一年的营业额一千多亿美金。苹果本质上也是软件公司,一年也有几千亿美金的营收。当然付费软件再发展,就会出现一些服务型软件。像谷歌的一些产品都是服务型软件,服务型软件其实是付费软件的再升级。

       消费类软件

       吴太兵认为免费软件相对于付费软件来说没有任何价值。比如欧美的用户,一个免费的软件跟收费的软件,用户肯定会用收费的软件,因为用户体验完全不一样。那为什么会有免费软件的存在,免费软件严格意义上来讲,可以理解成两种软件的组合:一种是广告软件,商业模式是广告付费;另一种是间谍软件,以售卖你的隐私为前提,所以用户付出的代价是用户的隐私。免费软件相对于付费软件来讲是没有价值的,但相对于盗版软件来讲是一个进步。所以在盗版软件的土壤中,会长出免费软件的形态,但是绝对不会在付费软件的土壤中长出免费软件来。

       那么什么是消费类软件呢?吴太兵认为消费类软件只是付费软件的一小部分,它解决的是人们的一些基本需求。比如操作系统以外,与人们日常生活或工作息息相关的,解决人们生活便利性的快消型软件产品就属于消费类软件的范畴。这个市场永远不会消失,并且会随着用户的终端越来越多。另一方面,消费类软件未来会往服务型软件转型,它的形态不一定是终端的形态,可能会以硬件形式存在,这也就是万兴为什么从几年前,开始把产品开发的重点转移到物联网上的原因。

       全球化

       对于全球化的思考,吴太兵给出了不一样的看法。他认为全球化的本质,特别对中国企业来说,其实就是中国化。如果一个企业不了解中国在全球化的市场中所拥有的资源优势的话,盲目的全球化只会以失败告终。所以万兴自己也在思考这个问题,特别在十九大召开以后,吴太兵表示对中国企业未来全球化的道路,是越来越有信心。而所谓的全球化一定首先是要中国化,只有在中国有强大的产业基础,才能在参与全球竞争的时候,拥有强大的后盾支持。万兴在国内设立客服,也就是这样的概念,万兴过去的确在海外做得比较成功,但是吴太兵认为如果没有与国内产生联动协同,这样的成功估计也是不持久的。

       全球化还要和行业趋势相结合。如果搞不清楚行业发展的趋势,那么很有可能在产品的打造和输出上不具有未来性。比如在深圳,有很多做山寨手机的,过去做山寨手机、做Pad,现在又开始做无人机等这些东西,订单来自全球各地,其实这也是走出了国门。当然有时全球化也可能是被动的,欧美的市场供应体系和第三世界不一样,和日本的也不一样。行业的趋势和全球化不同国家的需求融合,这其实是一个很大的挑战。比如坚持高端战略,做高端产品,占领欧美的市场,就是全球化的一个最重要的选择,华为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。

       风险投资

       被问及为什么引入风险投资时,吴太兵是这样认为的:万兴一直不缺钱,但公司也需要规范化治理和第三方的认同。那时的万兴也在摸索中,的确在相当长的时间,很多人觉得万兴是一个很另类的存在,即便在今天,很多人也都这样觉得。大家都在搞互联网,万兴却还在搞软件,所以大家对万兴普遍缺乏信心。既然都不看好万兴,吴太兵认为,那就让资本来证明万兴吧。万兴初期引进了一千多万人民币的融资,在随后的发展过程中,又受到IDG资本的青睐,再次融资一千多万美金,即五到六千万人民币。当然,单纯从资本层面来看,万兴融资过程也许不一定是个很成功的案例,因为付费软件这个行业,通过资本来催生然后做大做强,在那个阶段不一定可行。不过从现在的行业环境来看,新的产品形态对前期投资的依赖程度会更大一些。

       关于融资这件事,吴太兵还举了一个非常好玩的例子。之前在给创业黑马的学员上课的时候,他经常强调不要随便去拿风投的钱。他认为,“有时候融资就跟女孩子18岁的时候被男孩子追是一个道理,那个时候被人追是很正常的。有些人觉得你很好,所以才追你。但是你只要跟别人好上了,这就代表你放弃了‘一片森林’。而且到了20多岁的时候,也许都没有人追你了。今天很多媒体报道谁又拿了谁的投资,这其实就跟一个女孩子在18岁的时候有个男孩子追,有值得炫耀的地方一样。当然,如果18岁没人追那才是悲哀的事,对于好的公司来说一般都是傻乎乎的被人追,于是就跟别人结婚了。这些投资机构一般都是老司机。”

       未来展望

       吴太兵认为今天很多人都在说自己在搞互联网,那么怎么才算是搞互联网呢?你把互联网当作一个工具,还是当成一项技术呢?又或者是,只把互联网当作一款产品?这个问题其实是每一个互联网商业模式成型的关键。从经验来看,吴太兵认为不管是现在还是未来,如果创业者们能迅速做成一款“爆品”,那么越往后发展会越难。比如共享单车实际上并没有太多创新,只是把现有的东西进行整合。所以它可能会更快成功。过去很多互联网产品其实都是把传统行业用互联网技术进行串联,重构已存在的市场。而现在创新变革速度已经没有那么快了,所需要投入的东西也越来越多。对于创业者来说,一夜之间颠覆一个行业其实是非常困难的。

       IOT

       被问及IOT何时才会被引爆时,吴太兵举了一个例子,“除了中国移动,中国电信等运营商外,中国高铁是全世界最大的一个物联网项目。从整个车辆的运行、铁轨、监测、买票、进去、安检,然后到车辆的整个运行轨迹,中国的高铁系统堪称是全世界最大的一个物联网系统,这个项目不是一下子就能引爆的,需要一个过程,这就是程序员的思维。其实很像烧开水,开水是100度,目前智能家居是多少度?就像吃包子一样,吃第七个包子吃饱了,前面六个包子都不想吃了,直接吃第七个包子行不行?这种爆款思维其实它只是营销思维,本质是附和流行。但是从产品研发的角度来看,一款产品或者一个行业的引爆一定是像‘星星之火可以燎原’一样,慢工出细活。”

       万兴从海外回归国内市场其实也是选择智能家居作为入口的。据吴太兵透露,万兴现在做的智能家居实际上就是对生活场景的塑造,所有产品都是一个完整的、系统化的解决方案中的一部分。万兴不再强调串联设备,因为这些设备本来已经连在一块了。但是万兴会从更加生活化的角度入手,给用户补充一些智能设备,例如像家里的插座、猫眼、锁这些东西,其实都还没有实现完全的智能化。通过万兴的智能家居系统,用户可以很方便串联家里的智能设备,从而满足用户的一些场景化需求。吴太兵认为,对于智能家居场景的再造,可能会比未来两年纯粹的技术突破更有价值。因为人会变得越来越懒,这就能解释为什么AI智能语音最近会比较火,因为本质上就是大家已经懒得连手机都不想拿了。通过语音进行操作,实际上就是交互方式发生了变化。

       对创业者建议

       吴太兵也对年轻的互联网创业者们提出了建议,即享受现在。享受现在的事业,他说到,“不管这个事业是成功也好,失败也好,不要把它当成结论,不要把它当成结果,因为真正最后的结果往往会让你失望,不管你最后怎么样,赚多少钱,或者成就多大的事业。如果你能享受你今天的工作,享受你今天创业的过程,那就算你不想成功,最后也有可能成功。相反,如果你一直非常在意结果,也许通过拼命的追求后,最后你会发现,其实那个机会也没多少,你今天也很痛苦。那就既没有现在,又没有未来了。所以,如果你能享受现在,那至少现在还可以享受,因为未来是不确定的。”

       吴太兵同样给工具类创业者们提出了建议,他讲到,“工具类的创业者是这样,就是任何一个工具都相对于非工具,所有非工具其实就是平台。当你要去做工具的时候,你一定要根据非工具的变化去重新定位你这个工具,否则你这个工具就不叫工具了。举个例子,我这个工具本来是修单车的,我针对单车用这个工具。可是单车哪天变成一辆跑车了,你还拿着修单车的工具就没用了,那你的市场就不存在了。你的产品定位和形态要根据非工具而定,根据你所依赖的那个平台去变化。今天在IT行业一个最大的变化就是计算机平台已经不是依赖于单一设备,它已经依赖云,依赖于所谓的万物互联这个大背景了。所以今天你如果再去做工具类的产品创业,一定要基于这个平台,而不是再基于过去的、单一的一个iPhone,单一的一个PC,单一的一个什么iPad,这些已经没有太大机会了,一定要依赖新的平台体系去规划。”

       登陆A股的复盘与展望

万兴科技董事长吴太兵在上市仪式现场致辞

       坚持就是胜利,这是吴太兵最近的感悟。一路走来,万兴中间也经历了很多弯路,假设历史重来,有哪些弯路是可以不走的?吴太兵认为该走的还是会走。其实对万兴来讲也是一样的,水往低处流,在任何一个时间点,在当时那个点往前流的那个方向一定是最低的方向,所以在当时时间点所做的所有的决策都是正确的,尽管随后会发现并不一定很正确,因为所有的决策都是在信息非充分的情况下做出的,没有人能做到百分之百的信息充分。复盘的意义就在于一路上不断犯错并且不断纠错。

       吴太兵还认为万兴从成立那一天开始就是一家赚钱的公司,登陆A股以后会做更赚钱的事情,会把赚钱当成核心问题,绝对不把忽悠当成核心问题。万兴从成立的第一天起就定义自己成为一家长久的、长期的、伟大的公司,虽然今天离这个目标还很遥远,但是万兴从来没有放弃过对这个目标的追逐。万兴发自内心的认为自己就是一个企业,而后会利用资本平台,整合全球的资源,围绕产业新的发展趋势和机会,迅速把企业做大做强。通俗来讲,万兴的目标是赚钱、赚更多的钱,给股民分钱。

       后记

       除了创业以外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?吴太兵认为心在哪儿,人就在哪儿,休息只是换了一个地方而已。对他来讲,最难熬的就是飞机上几个小时,因为那个时候没有网,而其他时间都是在网络上。所以最想干什么事,去哪儿可能想的还是那个事。他希望在这种高度连接的状态下,能够有更多自己的思考。现在的媒体太发达,人的很多观念趋同度太高,人云亦云的东西也太多,对产业、企业的发展和很多事情的看法,如何能形成自己很独特的思考确实很难。不过对于一直在一线作战,并且不断思考和复盘的吴太兵来说,他早已拥有了这份独立的思考。

更多新闻